柯基

這裡是柯基(*゚∀゚)
文手,平常會隨意塗鴉。
主坑米英(∩´∀`@)⊃

慈母手中線(☞゚ヮ゚)☞ ☜(゚ヮ゚☜)

FF32的認親卡(?),現在看到想要打爆一個禮拜前畫這個的自己,太羞恥了

世界的英雄生日快樂啊(☞゚∀゚)☞

英sir讓我原地爆炸ಠ_ಥ(#

最近寫的小段子擼成的塗鴉(???)
p2段子的片段

佔個tag
一開始看到這個動作的時候就一秒浮現米英,真是太棒了呢(咦
動作參考→https://twitter.com/BF_PAA2/status/956845845466378241

【米英】你想給我製造的痛苦只是你對我愛情的證明

出處:《茶花女》,小仲馬



  又在玄青色中轉醒,你掀開吸收水氣後略重的被褥,在一片漆黑中胡亂摸索著煤油燈與火柴盒,壓下卡榫,金屬敲擊的聲響擊中你脆弱的神經,你卻接著點燃火柴頭,並將焰火傳給燈芯,放下玻璃燈罩。

  每一步動作都在無聲無息中侵蝕著你的理智。你凝視熾烈的火光,垂下眼擰著旋鈕讓火焰變得溫馴。

  窗外是嘈雜的雨,落成無數失控、瘋狂的想像。你一雙森綠的眸子映現火焰的赤彤,面容則淡漠許多。

  一場雨,勾著一場如戲耍般的場景。

  是他,他在雨中。

  他在雨中啟唇,道出相同的語言。

  他眼底成為蒼藍的死水,臉龐不斷滑落水珠,仿佛所有湖藍似的水都在此時落盡。

  他黛藍色的外衣與你的茜色相背。

  他凝視著你的臉龐許久,一開一闔的雙唇吐露的言語中你只聽聞嗡嗡的低頻聲響。

  他背離你,卻說著愛你。

  你盯視火焰的雙眼疲勞地提出抗議,只得順從地闔眼。那一字字從那天起鑽入你的腦袋,至深夜混著胸口撕裂般的痛楚將你脫離夢境,而眼前面對的則是無窮盡的深淵緇夜。

  你閉上了雙眼,以為擱置在床緣的掌心被他的體溫摩挲,卻悽愴得無所適從。

【米英】與愛無關

※之前在看BE三十題,可是發現其實都沒有很虐(何
※有一點親親(?)
※我的尺度已經突破天際(太快#

 手指伸進柔軟的髮絲,一縷縷,如金色綢緞的光澤被手指收攏在一起。

 愛?

 不是的,不是如此。

 唇瓣染上黏膩的唾沫,為唇鍍上銀色亮澤,舌在兩人的口腔之間纏綿。他有些使力地托住另一人的後腦,稍稍急促的氣息掩不住,而鼻尖抵在他們的頰上,一如兩人的關係,

 抵緊了心坎。

 纖纖睫毛刷上水珠,蓋上一層水幕。親吻的嘴像是溺斃前掙扎地向對方渴求氧氣,無窮無盡地索求著、順從著那貪婪的慾望。旖旎的鼻息是給予對方的香水,阿爾弗雷德啃咬著亞瑟的下唇,直至發紅得如沾染過嫣紅的葡萄酒,越發妖冶。

 「阿爾弗雷德,」退離他的吻,亞瑟勾起嘴角,勒出優柔的曲線。呢喃細語中,幽深的眸裡揉盡了過往,語調顫顫巍巍,又似輕鬆自得。「我愛你。」

 愛?怎麼可能呢。

 被叫喚的他瞇起眼,含著笑,只能從細縫中找到一絲閃動的藍色鋒芒,手臂悄然環緊懷裡的身軀,一個軀殼。

 真是個有趣的笑話。

End.

【米英】溫柔鄉

※感覺很少女(?)
※希望之後能產更多米英(??)
※大概沒重點(???)

 皚皚霜雪未融,覆成一片皘色汪洋,仍未探見一處青綠。而蔚藍的蒼穹捧著看似張狂的日,陽光的鋒芒卻深深陷入柔和的天。

 只有兩人。

 偌大的飯廳裡,只有兩人。或許可以稱做久違的相處時光吧,然而成雙的影雖是面對面,手上的動作卻是靜止的,長餐桌使他們的距離更加遙遠,剩繡花桌巾在空氣中微微擺動。雙唇緊閉著,讓冷冽刺骨的空氣竄入鼻腔。

 與那略微苦澀的燒焦味。

 「嘿,」阿爾弗雷德以手掌撐著臉頰,半睜著眼,打破了暫時的沉默。「你的手借我一下。」

 被點名的人不著痕跡地顫抖了一下,僅僅一瞬。接著,才緩慢地伸出右手,卻是朝著餐盤拈了一塊餅,慢悠悠地移至嘴邊,優雅自得地咬下。阿爾弗雷德見此蹙起眉頭,拉開磨得光滑的古舊椅子,踩著重重的步伐接近那個久日未見但依舊彆扭的人。

 站定在他的左側。他那長眼睫微微搧動,從上至下的視角是阿爾弗雷德過去未曾見過的,那人的肩變得窄小許多,如今他已比當年那個總是景仰的養育者來得高大,阿爾弗雷德的視線遲滯於眼前那人的身上而無法行動。也許就因為他也如此不坦然吧,否則,怎麼會到這時還遲疑接下來的行動呢?

 「亞瑟.柯克蘭……亞瑟。」多少年了,叫喚著的這個名字。他喉頭乾澀地輕聲低喃。如果不這麼小心翼翼的話,或許,就會破壞這如夢境般的場景,一用力呼吸,就會將它撕扯得支離破碎。

 他是為了什麼才追尋自由的?

 阿爾弗雷德輕輕牽過那隻仍舊纖細的手,他沒有反抗,於是,年輕的大男孩單膝跪了下來,抬起頭,眼角啣著笑意。即便亞瑟沒有將那對翠綠的眸對上他的臉。

 空氣中散著焦香,他不知道連苦澀都可以變為甘美,而時間恍若鬆開的發條,越轉越慢。

 將手提到唇邊印上一吻。

 轉過頭的眼中流轉的光彩及驚詫霎時淪陷於琉璃般鈷藍的瞳仁,青澀的臉龐像是憶起過往的純真笑容,這次帶了點羞澀。

 「果然還是你做的菜最美味了。」

End.

好吧其實重點只有最後一句。゚(゚´Д`゚)゚。(#